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玄霄仙君

第四百四十七章 真假贺万安

玄霄仙君 孤星入梦 4431 2021-11-21 19:00

  

  阴冥界中,柳元正脚踏在虚实之间,身披幽深大幕,蹈空步虚,直往大渊通道而去。

和元道老真人的深谈,注定是一场无法讨论出结果来的谈话。

事情的变化隐约出乎了元道老真人的预料。

他想到了会有转劫古仙在,但从未想到,仙乡竟然有人弄险,用这样的方式蒙骗轮回大道,再活一世。

话说到最后,元道老真人越发像是精力不济的沧桑老者,只是沉默着摇头,没有甚么言语。

最终,虚空深处一阵狂风席卷而过,老真人化身的最后一缕力量消散,他的身形也在狂风之中化作泡影消散。

于是,柳元正再度一个人上路了。

他不得不回返宗门,见一见那位“一十六岁”的天骄。

事实上,在洞彻了背后的部分真相之后,柳元正反而对这位天骄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。

某种程度上而言,走到柳元正如今的境界,看到一部经文,几乎已经可以透过其上的字句,窥探到书写这部道法的人。

从来没有这样的机会,能够教柳元正接近一位曾经的古仙,喟叹他的一切。

这是连与阳渠剑尊血战数年都无法做到的事情。

但这位“轮回”之后的古仙,给了柳元正这样的机会。

回想着玉简中的那部古法雷经,柳元正对于这位古仙重走修行路的前程并不看好。

曾经证道仙人,存世长久,在柳元正看来,他身上曾经的瑕疵与不谐,也在他的道基中存在了同样长久的岁月,长久到许多细节注定模糊,已经深入他的根髓。

转世重修,并不意味着换一部法门,走另外一条修行路,就注定会获得成功。

这位古仙想着窃据柳元正的法脉,但是柳元正却在恶意的思考着,一位曾经证道的古仙,在一条错误的路上,到底能走多么长久。

或许不需要任何人出手,当修行到某一境界巅峰的时候,道与法的桎梏,便会让他自己毁掉自己。

他甚至不会再成为仙!

这或许便是玩弄轮回大道的后果,是他所不能接受,却注定要承受的代价!

而自己能够亲眼见证这一切,几乎已经是柳元正所能想到的最大乐趣了。

这样一想,柳元正已经期待着在和这位古仙的会面了。

下一刻,便连柳元正踏在虚实之间的脚步,都显得轻快了许多。

与此同时,阴冥界中,一众玄门修士脚踏遁光,凌空而行,在搜寻四方,寻找着灰烬与尘埃之中掩埋下的机缘与瑰宝。

正此时,人群之中,道周仙门的道子贺万安忽地眉头一挑。

他祭起万安相书,猛地在半悬空处一跺脚。

密密麻麻的篆纹显化,与存在于阴冥界中的地纹交驳在一处,锁龙局的一角似是苏醒,将整个幽深大幕掀起。

斑驳的明光之中,不远处忽地显化出了柳元正的身形。

四目相对。

柳元正面露讶然,显得有些出乎预料。

贺万安却很凝重,神情前所未有的肃然。

气氛陡然变得沉郁起来。

贺万安的身后,一众玄门修士看着那道身披碧蓝道袍的身影,想要见礼,却又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下,讷讷不言。

短暂的沉默,柳元正凝实贺万安的双眸之中,已经开始有着阴阳二色流淌。

眼看气氛越发不对了。

迟疑着,贺万安朝着柳元正这里拱手作揖。

“见过……元易道……兄!”

像是没有听到贺万安在说些甚么,远远地,柳元正反而咧嘴一笑,仿佛相逢故人,甚是喜悦。

“贺兄,贫道正是寻你而来,有一桩要紧事,要和你私下谈,走罢!”

话音落下时,也不待贺万安这里有甚么反应,柳元正扬起袖袍。

刚刚平静下来的幽深大幕再度被掀起,柳元正雄浑的法力裹挟着贺万安的身形,径直遁入了间合虚实之间,原地里,柳元正只留下一道声音回响在其余诸修的耳边。

“你们忙罢,贺道友我带走了。”

幽深大幕之下,柳元正与贺万安并肩而行。

雄浑的雷霆法力将两人包裹,柳元正的神念更是锁定了贺万安的身周大窍。

他脸上的笑意缓缓消散,逐渐冰冷,逐渐展露出杀机。

“贺兄可还安好?”

一旁,贺万安勉强的一笑,艰难的抽动着嘴角。

“尚……尚安。”

他已经后悔,将柳元正的身形揭露出来了。

“贫道是问,贺兄他是生是死?”

闻言,贺万安的脸色猛然一变。

“元易道兄是甚么意思,贫道这不是就在这里么?何出此问,听不大明白。”

“听不大明白……”柳元正冷声嗤笑,“你夺了他的道躯,不是么?”

“你!纵是你元易,也不该如此胡乱言语!坏贫道清名!”

这番话刚刚说罢,旋即,他便察觉到四面八方皆是幽冷的杀机环绕!

柳元正像是动了真怒。

“我不想追溯,你到底是转劫下界,还是骗过了轮回大道!贺兄修行的是古堪舆相地之道,古玄门时,曾流传过此等夺舍之类的秘法,未曾擎举道果之辈,可互相夺舍。

昔年剑祖坐镇红尘,闻听如此邪法,动了雷霆震怒,很是打杀了一批人,禁止了此法的流传,可我想,昔年那些最后飞升证道的人之中,一定有人是懂的这般邪法的!”

贺万安的修为,仍旧停留在元婴境界。

他真切的感受到了柳元正的杀机涌动。

“你不能杀我!一众玄门同门可都是亲眼看着你带我走的!我与他们相处了长久的时间,到时候,事情掀翻在明面上,你有几张嘴,能解释的清楚!”

“哈!天大的笑话!贫道身上解释不清楚的事情,还少了么?鼠辈,明着告诉你,贫道与贺兄是一同历经过生死之劫的弟兄!”

贺万安的脸色愈发难看,但却陡然间松了一口气。

“你想要甚么!”

“近日里,贫道在参悟四象之道,你夺舍贺兄,想来也是堪舆相地之道的古修,那么,火象之道的玄门无上阵图,可有教我?”

咬着牙,贺万安递出了一枚玉简。

回应他的,是柳元正近乎狷狂的大笑声音。

“小前辈,好生修行吧!贫道等着你追上来,你我同境界之日,我必斩你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