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医海纵横

第201章 过江龙来了

医海纵横 治钤 5336 2021-11-17 21:40

  

  石红云对曹林德的这个前队友继续说道:“手术可以做,而且症状也会明显减轻甚至消失,可如果你的体重仍旧不能减轻的话,估计半年时间症状继续会出现并且会加重。”

“要是不做呢?”

“手术不做,体重不减轻,只会越来越重,因为这个关节已经不堪重负了。”

“那我是应该先减肥呢,还是先做手术。”

“先做手术,可以下地后,一定要把体重减下去。”石红云看着手里的MRI说道。

大道至简,唯有专注,系统如同成瘾一般的让石红云痴迷。从最初的迷茫、到担心系统随时会消失,到掌握了一点骨料知识,然后点开普外,石红云的医疗技术飞速的成长,心态也不断的变化。

现在的石红云越来越专注学医疗的提升,已经没有以前那种焦虑了,老婆也娶过了,房子有了,车子也有了,生活稳定了。不用再忧愁生活,不用再忧愁每天的生活费。

可能从小就生活平常的石红云,对物质需求不是很重视,现在的生活已经让石红云满足了,剩下就是对自己曾经梦想的追求了。

系统虽然打不开新的科目,石红云就不得的在系统中锻炼磨炼,对于医疗技术和水平,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断的学习,不断的去练习。日复一日,点滴汇聚,树苗总会成为参天大树。学习本来就不错的童钰也在加油的复习,骄傲的女人。

要知道,在黄土高坡上学的时候,童钰门门功课都在石红云之上的,只不过,童钰命苦,没有能继续上学而选择了照顾家里,这个家里也包括石红云的家里。

首发网址http://et

人类从四肢爬行进化到站立行走,踝关节其实也就是一个放大版的腕关节,先不说复杂的神经,就单指踝关节的骨块构成都非常的复杂。

曹林德的前队友决定还是做手术,踝关节的慢性疼痛太折磨人了。这种手术也是私立医院最爱的一种手术,首先它耗材少,术前术后它需要的药物也少,除了医生的劳动,剩下几乎都是纯利润。所以这也代表了公立医院无人趣研究无人去干的原因。

踝关节的腔隙大小了,一般要开好几个手术窗口才能看清楚损伤。而且操作空间太狭窄了,这个手术的第一并发症就是器械折断!可想而知这个手术的困难程度。

这些前职业运动员,相对一般人群,他们接触的人群还是比较宽广的,越有名气的运动员接触面越宽广。曹林德的这个队友,做手术前就对陶经艺的医院做了一番特别详细的了解,一打听才知道了陶经艺的身份,所以特别安心的准备手术。

人就是这样,不停的鄙视着各种二代,也不由自主的跟随着二代的!如果是个普通商人,他绝对不会这么快的下决心做手术,这不是开玩笑的事情。这也算是陶经艺的优势把!

家属谈话、签字,术前检查,已经不需要石红云去操心了,医院外科系统已经算是健全了,好几个医生,这些人不仅是陶经艺的外科医生,也是石红云的班底。

对这些医生,每一个石红云都了解,都打过交道,从人品秉性到业务水平,都是很了解的。目前关节镜这一块,秃子蒋霄想深入的学习,所以关节镜手术的病人都归蒋霄管床了



“这个手术一定要小心,因为空间小,容易损伤关节的软骨关节面,所以一定要对这里的组织结构要清楚。”石红云一边准备手术一边给蒋霄讲解。

蒋霄的天赋一般,可贵在踏实努力,曾经在具医院的时候,蒋霄为了练好打结,直接在宿舍钢管床头上打满了黑色丝线,一个晚上打了不下五盒丝线,天赋不够努力凑,医学就是这样!

手术开始,这种麻醉是硬膜外麻醉,绑好腿部的止血气囊,石红云开始手术,如果按照平时的习惯,石红云做手术的时候很少说话,没有必要尽量不会说话。

一个是为了无箘操作,一个是性格使然,可现在不得了,不说都不得,因为石红云现在要带蒋霄,所以要一边做一边给蒋霄解说。

“这种手术一般都是选择的前外侧入路,在踝关节线外端,腓骨第三肌和神趾长肌的外侧缘,一定要注意到这里是腓浅神经的终末支通过。”石红云说着话,就已经把镜子进入了关节的腔隙。

虽然蒋霄术前预习了好几遍的课本,可当石红云开始讲解的时候,蒋霄还是懵了,课本上的讲解很基础很简单,想跟的上石红云的节奏,他还要下来找更加专业的书籍去复习去练习!

在踝关节镜下手术,为了方便手术需要,一般会用关节牵开器,石红云在镜下慢慢的清创、滑膜切除、把一些骨刺也顺带着清除掉,这种陈旧伤的难点就是在于恢复很难。想要彻底的清除病痛就要对关节内部进行相应的调整。

关节镜的手术很难,因为它不宏观,对组织结构一定要熟悉在熟悉,空间就那么一点,镜头进去以后,你就要知道,这个地方是哪个组织,哪个区域,前后左右、上上下下都是什么组织,一定要清晰。而且还要知道怎样去调整才是最好最合理。

更高端一点就是结合患者平时的走姿,用力特点去个性化的区别治疗,这也是目前华国所欠缺的,病人基数太大了,华国的医生们在基础手术领域已经可以说是很厉害了,可是想在进一步就很难很难了。

曾经有个笑话,加拿大的一个博士,来华国交流,一个普通的本科往院医生做胆囊都比他溜。可十年以后,再来做对比,华国的住院医可能还在做着胆囊,而人家说不定已经开始研究肝脏移稙了!

这就是差距,医疗体制的差距,医生在外文中的意思中本来就是一个博学的意思,而因为人口的因素,这些医生只不过是个技工而已。

日复一日的重复着基本的一些手术,谈何提升,不过就是对某个基础手术,越做越熟练而已,因为没有条件让他去研究。黄金期一过,也就是个手术匠人而已。

石红云一点点的重新修复着陈旧的损伤,“这里一定要注意,这边的神经、血管和肌腱特别多,手术操作的时候一定要避开。”石红云越说越多,一台手术要注意的地方特别特别的多。

蒋霄悢不得把手术过程录下来,石红云说的知识点,他最多能学个一成,蒋霄现在已经不沮丧了,因为习惯了,每一次不同的手术后,他都要去潜心学习好久好久,才能对石红云说的知识点融汇。

目前对于踝关节前后有两种学说,一种是踝关节术后不缝合,让关节腔內的积血和液体自

然流出,让切口自然愈合,而石红云不会这样做,因为他相信自已的手术水平,只放一个引流条就进行缝合。

手术进行小腿的加压包扎,“这个包扎两天以后再松开。”石红云对蒋霄交代了一些术后事宜。

手术顺利,做完手术,石红云坐在陶经艺的办公室里,因为陶经艺有话要对石红云说。

最近一段时间,陶经艺给石红云的影响就是火一般的男子,做一切事情都是风风火火,一改以前那种不着调的感觉,可今天陶经艺如霜打的茄子一般,蔫了!

“你总不会为了我的这点劳务费忧愁成这样吧!”石红云进门口后看着他的样子打趣的说道。

“去!我缺你那点钱吗!给,这是今天的手术费。”

说完扔给石红云一个信封。石红云装好以后就准备走人,他对陶经艺这种不是凡间的事情不感兴趣。

“嗨!你还真是漠不关心啊,咱们总归是一条战壕的战友把,就是虚情假意也最少问候问候吧,你这个拿上钱就跑的路数真的有点过分啊!”陶经艺对上石红云真的有点都闷!

“我能帮上你什么!你都郁闷的事情,我能干嘛,问了还招你烦,我就不问!你先郁闷着,我走了。刚搬家还没收拾利索呢!”石红云站在门口,他真的没心思和陶经艺扯闲篇。

“别走,坐下。这事情和你也有关系!”陶经艺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对着石红云说道。

“怎么了?”石红云还真有点纳闷。

“过江龙来了!”陶经艺没头没尾的说了一句话,为了体现他的高深莫测还特意点上了雪荔!

“别废话了,说清楚!”石红云不求陶经艺的时候,一般都不会耐着性子和他胡扯。

“咳!咳!咳!”本来想着弄点气氛的陶经艺,让石红云给气的呛着了!

“莽夫!从省里来了一位要入股的人!”陶经艺都闷,真的都闷!

“怎么,你不想让他入吗?”

“废话,我不缺资金为什么要让她入股呢?”陶经艺火大的说道。

“你拦不住?上次你喝酒不是吹牛说边疆没你搞不定的事情吗!”

“你都知道是喝酒吹牛的,还拿出来打脸有意思吗!”

“好好好,咱们好好说。”石红云看着陶经艺有点气急败环,赶紧顺了顺他的鬃毛,这人就和驯马一样,得有松紧度。

“她不是边疆的土著,是首都来的。估计她老子就是下届边疆的一把手了。”陶经艺有点没落的说道。

“你家没希望了?”石红云配合的问道,他真对这个事情不上心!

“老爷子年纪大了,最多再干一届,也就该退居二线了。我也就纳闷了,这个不起眼的小医院,她是从哪里知道的,昨天打电话联系,今天人就已经到了伊市,非要请你和我吃饭,商量入股的事情。真的是憋着马腿硬吃车。

“想入就让入,不想让入,就拒绝,有什么可郁闷的。”石红云也没好主意,小年轻对这些事情还看的不是很透彻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